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遇见 ...

  •   润玉再一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然在千年万年以前,身旁是他的小魇兽,而他则在自己曾经站过几千年的布星台上。
      
      今日霜降,一切都还在未发生之前,都还来得及。今日便是有黑衣人随他潜入,破坏了旭凤的涅槃,而那一场他不曾见过的相遇造就了这千年万年的情劫。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先遇见你。我要遇见你,爱上你,在你懂爱之前。
      
      花界。
      
      夜凉如水,锦觅正坐在她的小院中,望着满布星星的天空发呆。突然她看见一道星光闪过。这是流星吗?
      
      凡人的话本里说,流星到来的时候,闭上双眼许愿,愿望就能实现。锦觅急忙闭上双眼,心中想着如果能够多给她一些灵力,这样长芳主就能放心让她出水境了。
      
      星光闪过,当锦觅睁开双眼的时候,这漆黑的夜,仿佛也瞬间明亮了起来。清冷的夜,一个如水般温润的少年,一只散发着灵光的梅花小鹿。衣白如雪,发黑似墨。如玉一般白皙的脸庞,那一双眼里像是盛满了漫天的星星,微微翘起的唇角让她仿佛听见整个世界花开的声音。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水境?”锦觅刚刚从眼前的美色中清醒过来,俏皮的问着。
      
      “原来这里是水境。小仙表字润玉,不知仙子如何称呼?”润玉看着眼前多年未曾见过的面容,太好了,她还是这么的无忧无虑,可爱的让他心动。
      
      “这位仙上,我可不是什么仙子。我是一颗正经修仙的葡萄精,我叫锦觅。”锦觅有点不太好意思,笑着说。她从未出过水境,大家都是叫她葡萄或者锦觅,还没有人叫过她仙子呢。这个称呼听着甚好,甚好。她现在觉得自己的修仙之路也不是那么远嘛。
      
      “多谢锦觅仙子告知,润玉谢过了。”润玉微微一笑。“那在下便先告辞了。”润玉说着,便侧过身,眼光瞥见有些激动的锦觅,心中偷笑了起来。
      
      “哎,仙上先别走啊,我一个人无聊的紧呢。”锦觅着急的喊到,整日待在水境都无聊透了。好不容易来了个人,千万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锦觅仙子,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要先走一步。不如将在下身边的魇兽留下陪仙子玩两天,待下次晚上在下再带些美食佳肴向仙子请罪,可好?”润玉笑着看向锦觅,今日时机不对,不然还可多和觅儿相处一会儿。也罢,来日方长,先留下魇兽陪陪她吧。明天再给她带些好吃的,想必她也会很开心的吧。
      
      “真的?那好吧,你记得带吃的哟。那下次是什么时候啊?你不会不来了吧?”锦觅有些失落,拧巴着小脸,不一会儿故作严肃道。
      
      “锦觅仙子放心,在下的魇兽还在仙子身边,定会回来的。下次便是明晚。”润玉噙着笑说。
      
      “明晚?好啊好啊,那你快去吧。”锦觅开心的挥了挥手。
      
      可怜的小魇兽就这么被他主人卖给女主人,讨她欢心去了。
      
      天界。
      
      润玉本以为他去了一趟花界,这么长的功夫应该是遇不上黑衣人了。没想到,这黑衣人竟然在此刻出现了。
      
      润玉念头一动,已然与黑衣人交上了手。一番缠斗中,润玉手臂受了伤,而黑衣人则向栖梧宫飞去。而这一回,润玉在嘱咐了一番燎原君之后,就去向了天帝的省经阁。
      
      旭凤涅槃受伤之时,正好天帝天后赶到,也就避免了他与锦觅的花界相遇。正因为润玉的及时禀报,这回天后的挑拨之词也就无人相信了。又因润玉暗示自己为黑衣人所伤,天帝便很是大方的给了润玉两日假期。
      
      润玉回转璇玑宫后,伤都不及医治,就带着许诺某个葡萄的美食佳肴去了花界。
      
      花界。
      
      润玉离开之后,锦觅就可以研究起了润玉留下的宠物小魇兽。锦觅围着魇兽转了好几圈,又伸手摸了摸小魇兽的毛“哇,小魇兽你真的好可爱啊,毛好软好舒服啊。”
      
      傲娇的魇兽给锦觅一个小眼神,哼,也不看看是谁家的魇兽。
      
      锦觅和小魇兽之间的快乐互怼,就是这么开始的。
      
      有了小魇兽的陪伴,锦觅一天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修炼。咳,玩耍,咳,愉快玩耍。
      
      “小魇兽,你怎么不吃东西啊?这样会饿坏的,来来来,吃点草嘛。”锦觅手里拿着一把青草,逗着眼前的魇兽吃饭,谁知道小魇兽看都不看她一眼。“别这样嘛,给个面子咯。”锦觅还是不肯放弃。
      
      “锦觅仙子可莫要为难它啊?”润玉温柔的声音随着风吹进了锦觅的耳中。
      
      “润玉仙倌,你来啦!”锦觅一听见声音就扔掉了手里的草,高兴的冲上前去。锦觅盯着润玉,左看看右看看“哎,我的好吃的呢?你该不会忘了吧?”锦觅表示很气愤。
      
      “说好要向锦觅仙子赔罪的,怎么会忘呢?喏,你看。”润玉说着,便向锦觅院中的石桌一挥袍袖,灵光一现,石桌上便出现几盘点心还有一壶仙茶。
      
      “哇,润玉仙倌好厉害啊。”锦觅可激动了,高兴的抓起润玉的袍袖就是一顿摇。可是好巧不巧的抓到了润玉受伤的手臂,惹得润玉眉头一跳。
      
      “快去吃吧。”润玉看着眼神放光的锦觅,笑着说。
      
      锦觅放开润玉的袖子就向石桌旁跑去,人还没到,手就伸到了盘子上。“唔,真好吃啊。润玉仙倌,你们天界的点心就是和我们花界不一样嘛。”锦觅一手一块点心,不停的往嘴里塞着。
      
      “慢点儿吃,没人和你抢。来,喝点茶,别噎着了。”润玉坐到了石桌旁,斟了一杯茶递给锦觅。
      
      “润玉仙倌,你的手臂是受伤了吗?”锦觅一脸惊讶的看着润玉。原来润玉给锦觅递茶的时候,锦觅看见了润玉的手臂有点红。“快给我看看。”说着,锦觅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直接一把掀开了润玉的袍袖,润玉一时间没有来得及阻止她。一大片鲜红狰狞的伤口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坏了坏了,该不会是因为我要吃好吃的,他去偷膳房偷好吃的,结果被揍了吧。锦觅心中一通脑补,她感觉整颗葡萄都不好了,这个罪过大发了。“润玉仙倌,你这个伤是怎么回事啊?还不会是偷吃的被揍了吧?”锦觅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眼巴巴的看着润玉。
      
      “想什么呢?这是跟人打斗不小心伤到的,不碍事。你接着吃啊。”润玉收回手来,若无其事的笑着说。
      
      “不行,这哪里就不碍事了。快点跟我来。”锦觅一听这话就不信,那么严重的伤怎么就不碍事了。这个润玉仙倌莫不是傻了吧,不行,看在这些点心的份上,我也该帮他治好伤吧。
      
      说着,锦觅就拉起了润玉的手,向着花界深处的净泉而去。一路上,润玉都沉浸与锦觅十指相扣、肌肤相亲的甜蜜中,无法自拔。这么多年了,终于再次触碰到他的心上人了。这一次,他绝不放手。
      
      “小玉仙倌儿啊,你下次打架的时候,看着情况不对就赶紧跑知道吗?一定要快点跑哟。这样那些坏人就追不上你了。”锦觅拉着润玉的手来到了净泉边。花界的净泉有疗伤的功效,特别是对水属性的花草效果更佳。锦觅一边帮润玉清理伤口,一边做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给这个看起来有点傻的仙倌儿长知识。
      
      “润玉知道了,多谢锦觅仙子啦。”润玉目光沉沉的看着眼前的佳人,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放心吧,以后等我的灵力长进了,我来保护你。”锦觅未曾抬头看见润玉那溺人的目光,她专心的为他疗伤。心里还想着,以后还是要考她葡萄老大罩着他了。
      
      这两人这般想入非非,结果就是,一个不留神,锦觅脚底一滑,一头就向净泉栽了下去。润玉本能的拉住了锦觅,这下可好,两个人一同掉进了净泉里。
      
      因着净泉的特殊,润玉一如水便感觉自己的尾巴似乎要现原形了,为了不吓着锦觅,润玉决定先往水底沉上一沉,等一等伤好了再出来。却不知,他这一沉,可把锦觅吓坏了。
      
      两人掉进水里之后,锦觅立刻就浮了上来,好歹自己也是颗会水的葡萄。但是,浮出水面的锦觅却发现润玉不见了。坏了,这个仙倌儿该不会不会水吧。这可把锦觅着急的啊,二话不说,连忙下水想把润玉给捞上来。
      
      锦觅一下去,就记着找润玉。突然手里摸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好像还发着银白色的光芒。不及她一看,她就抓到了润玉的手,水下朦胧,她好像看见润玉闭着眼睛。该不会是溺水了吧,锦觅急忙凑上前去,一口含住了润玉的唇,给他渡气。锦觅心中还想着这润玉仙倌的嘴巴可真好吃,又甜又软,比天宫的点心还要好吃呢。这般想着,居然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润玉正用一种缠绵悱恻的眼神看着她。然后银白色的龙尾一甩,两个人便浮出了水面。
      
      锦觅看着被她救起来的润玉,眼前的仙人微微颤动的睫毛,让她的心好像也跟着颤了起来。
      
      “多谢锦觅仙子救命之恩。”润玉温柔的道谢。
      
      “哎呀,我们是朋友嘛,我说了会救你的嘛。不用客气,但是你要是多给我带些点心什么的,就更好了。”锦觅笑嘻嘻的说着,润玉仙倌的声音可真好听,听的她耳朵痒痒麻麻的。
      
      “锦觅仙子放心吧,在下一定记得。”润玉含笑看着她。
      
      “哎呀,都怪我。差点忘了,我们再不换衣服就该着凉了。走吧,我们先回去换衣服吧。”锦觅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说完,就拉着润玉的手回自己家了。至于为什么拉手不拉袖子呢?锦觅觉得湿漉漉的袖子,抓着不舒服,她才不会承认是因为润玉仙倌的手又滑又软才抓着的。
      
      两人回到家里,锦觅打开了柜子,拿出了两套男装,便要拉着润玉一起换衣服。“来嘛,一起换嘛。我们都是好朋友,你还怕我偷看吗?”
      
      润玉手里拿着衣服,碍于锦觅在场又不好施法换衣,只能干等着。锦觅可不管,立时就打算换衣。害得润玉急忙转过身去,耳根也微微泛红。
      
      锦觅换完衣服就看见润玉红着耳朵背对着她,她凑到润玉耳边,却发现润玉的耳朵越发的红了“小玉仙倌儿,你的耳朵怎么红了呀?还不换衣服,要我帮你吗?”
      
      锦觅自觉自己要做个好葡萄,帮帮这个刚刚掉下水差点傻掉的仙倌。于是,锦觅直接上手,一把扯掉润玉的腰带,润玉的衣裳渐渐松散开。
      
      “锦觅仙子,不可……”润玉的声音有些颤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