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局 ...

  •   羽衣苍月对于四子波月的定义就是,不学无术。
      待他去世之后做一个闲散的贵族也就好了,而对于幺女令月他则是有很慎重的考虑。他并不想像上一代的家主就是他的父亲那样把女儿嫁入王庭,那样的一生未免过的太寂寞了。
      
      千手佛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临走前眉间疏阔不少,连忍者惯有的杀伐之气都被压下去了几分。至于千手柱间那个大傻瓜就是个脱线的白痴,一笔走歪到立刻和黄赌...额,没有毒,精通到不行的波月相见恨晚。
      
      留下千手扉间和自己等着大小眼,正襟危坐,整个场子里只在重复一句话,
      
      “大哥,闭嘴。”
      “兄长,闭嘴。”
      
      波月&柱间:???
      
      临走时柱间还大摇大摆冲波月招这手,大有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兄弟的架势。
      
      令月十分不解,皱着眉问,“本来以为千手一族都是傻瓜,现在看上去也不尽然。”
      
      在方才不多时的谈话中,她立刻感觉到了来自千手扉间的气场,一种与自己极为相似对于世事的通透和对于时局分析能力。
      
      波月又被抓去练习剑道了,因为常常流连茶屋祇园导致苍月在这个儿子身上下了最多的功夫。天天抓着他练剑道,但他别的本事没什么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常常一个转身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令月背着手立于回廊下的转角处,因为整个族地建立在山上,此处恰好可以俯瞰整条上山的道路。青竹环绕下,有微风过境,远处飞鸟长鸣于天际,那个名叫千手扉间的少年发色十分独特,即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仍然可以透过层层竹林摇曳中看见他随风晃动的银发。
      
      羽衣苍月方才与千手佛间一番进退之后对目前的形势以及千手一族的想法有了新的了解,他也十分想听听自己女儿对于未来千手一族的族长和二首领的看法。便问道,“阿月觉得千手兄弟相较于宇智波的斑与泉奈如何?”
      
      远古忍者的先祖,被称为六道仙人的大筒木羽衣死后尾兽四散,战乱又起,多年后流有仙人血脉的亲族纷纷自立。演变成了如今的战国四大家,但对于守月之羽衣的本家来说他们的情况微微不同。
      
      一直以来便是作为最古老一族掌管着朱月之书,并且享受火之国贵族之首的名头,相比较十分爱到处喊打喊杀的分家他们斯文多了。这也就形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规定,如无死斗一律不许将守月本家牵涉入忍者的战斗中。
      
      是以多年来,千手、宇智波、争月之分家的羽衣这三族对于守月本家的想法都只有半拉拢半亲近之意。不用见面就斗的你死我活的......
      
      去年宇智波兄弟也曾来过岚山做客,说起来他们与宇智波还有姻亲关系,两代前曾有宇智波一族的女子入主过守月之羽衣成为了当家主母。
      
      比起接触不久的千手兄弟,儿时令月曾与宇智波的泉奈玩的比较好。当时宇智波田岛还半开玩笑地提议过,“哈哈,这么喜欢泉奈吗,那令月以后就来宇智波家生活怎么样?”
      
      当然也只是一句试探罢了。
      
      这样的情况下若任由两大家族联姻还是嫡女的话,对于另外两个家族可是致命的打击,不仅千手和争月之分家会出手干预。可能连火之国国中的贵族们都会因此产生争执。
      
      春风一渡,竹叶摩挲摇曳的沙沙声响起,远远望去好像起了一片青色的波涛。她面对来自父亲的询问,灿然一笑,随即回答道,“兄长千手柱间为人天真但实力超群且有一颗赤子之心担得起千手一族的重担,他的弟弟千手扉间却沉密冷静,做事说话都有条有理,还有几分别样的谋算。这两兄弟说句实话着实要比斑和泉奈精明多了,若是实力上不分伯仲但在日后对于一族的把控上恐怕终要落后于千手。”
      
      她最后点评道,“宇智波一族的人都太过纯粹,易怒多思,这一点上还没起了战争,先输了心。”
      
      她话音刚落,山谷中一阵强风卷起,无数的落花和竹叶被卷起随着一阵尘嚣直上。远处天空一大片白云袭来,霎时先前还万里无云的天际,好似盖了一层白皑皑的雪。
      羽村苍月闻言沉默良久,片刻后才对身侧的女儿露出一个赞赏的微笑,叹道,“阿月长大了。”
      
      》
      
      战国一百二十二年的夏日,停歇了几月有余的两族又起了争端,于八岳高原上又起了战火。自去年入冬以来千手的节节败退后,他们终于在这个夏天赢了一个翻身战。
      
      千手佛间望着眼前燃烧的熊熊烈火,心中憋了良久的一口气终于平顺了。
      
      消息传入岚山中不过是第二日的事,来传消息的探查忍者顺着山道一路急行而上,顺便带来一个消息,此战中宇智波田岛重伤,宇智波一族被俘虏了不少人。而驻扎在八岳高原之外的羽衣本想趁这个时机偷个鸡,没想到被千手扉间领着另一支奇袭部队从背后攻击,彼时因为族长重伤宇智波已败退撤出高原。而留下的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两边夹击于羽衣一族.....
      
      “争月之分家的...家主羽衣秀胜大人...战死了。”来人跪里于羽衣苍月跟前,战战兢兢地说道。
      
      羽衣苍月得知此后时候,原本烹茶的动作停了下来,神态倒是如常,“看来要下山到平津川走一趟了。”
      
      那是自然,分家此次家主战死只怕会立刻派人来请示关于下一任族长的人选,虽然作为本家羽衣苍月素来不会过多插手这件事但是他必须要表明一个态度。
      
      义元依旧在边上半弯着身子恭候着,他讲手中的煎茶轻轻放下,有贵族风范的拢着衣袖沉思了一会儿道,“波月和令月现在在何处?”
      
      义元闻言,毕恭应答,“今日内京东京城中有热闹可看,波月大人一早就出门了。过了不久令月大人说想去镇上买书也出门了。”
      
      他嗯了一声,随即下指令道,“左右也并不是特别着急,你先去为他二人准备一下简便的行装,待他二人回来我们就出发。”
      
      “是。”
      
      》
      火之国的大名府又叫京都城。
      分为内京与外京,过了二条门便可进入内京,内京中又分东西二京。
      格局分布如若棋盘,划分的十分合理。
      
      西京乃是王族贵族的居所,而东京从一条起至九条皆是长街楚馆好不热闹,亭台楼阁之间皆是纸醉金迷的繁华。
      
      早在一百多年前这里已是大陆第一繁华之地。
      
      因为现在还在战时,一般忍者没有特别的通行派司不能贸然进入内京城,而外京城多数住着一些贩夫走卒,庶民与手工作坊者也是一派人世街景的样子。
      
      当然了还有赌坊。
      
      对于与千手柱间的相识,是令月一场别有用心的安排。
      但在这个过程中却和这个人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羁绊和感情(纯洁的那种!!!),这件事充分的向令月说明了,什么叫做莫名其妙。
      
      千手一族此次大胜,那些贵族又纷纷敲开他们的客服频道来了一顿下单的轰炸之后....千手柱间又有钱了....
      
      于是....
      
      令月捂脸,她收回那天那一通义正言辞极为装X的评价,这个家伙就是个挫货而且很衰,从进来到现在的一个时辰...这家伙从有到精光简直就是电光火石之间!!!
      
      她那张脸依旧皱巴巴的不能再皱巴巴了,这样下去估计又是前一屁股债的节奏,不得不说战场得意,赌场失意啊!!!
      
      简直unbelievable.....
      
      她都想趁机哒哒哒哒的溜走了,奈何对方武力值强大拉着令月的胳膊一通无差别狂甩,“令月啊你看下一把押哪一个啊!!!”
      
      千手柱间越输越兴奋,此刻早就把他老爹对他的警告抛之脑后,他见令月皱巴巴的脸他的心更加皱巴巴,又拉着她的衣袖一通狂甩,“快啊!要买定离手了!”
      
      令月,扶额,她随手一指当中,“就...就那个吧...”
      反正输的又不是她的钱,多输一把又有什么区别...这家伙简直就是衰神附体。
      
      “好了好了,买定离手了啊!”庄家大声道。
      
      “哦哦哦哦开了开了!”
      “哇!!!居然是中间,啊呀!!!”
      周围不乏遗憾扼腕之声,而....一旁的千手柱间,在呆愣的几秒后,骤然爆发出一种胜利者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令月令月!!我们赢了哈哈哈哈哈!!!”他对着她又是一顿疯狂的甩甩衣袖攻击,摇的她整个人脑子里的水都晃荡出来了。
      
      “松手你这个白痴!我的衣服是新做的!!!”她冷言冷语道。
      
      这个死西瓜头满脑子都是钞票的沙沙声。
      “啊,这种小事你就别在意了!你看我们赢了这么多,再去做一身就好了啊!!!!”
      
      说着在众人羡慕狂热的眼神下,大手一挥尽数把钱纳入怀中,“好了好了,今日到此为止...一会儿万一扉间来了又要教训我了,唉。”
      
      令月是见识过千手扉间教训他大哥的样子,你们见过猪肉铺切猪肉的吗,嗯就是那样的。
      
      果然是个白痴...
      这样的人,她不禁为千手一族未来财政官而担忧。
      
      哼哼果不其然,赌场得意,人生就要遭殃,一出了赌场的大门,他的那个白毛弟弟就抱着手臂一脸凶狠的站在大门口。
      
      令月:.....感觉要凉
      柱间:噢呀!扉间!星星眼!
      
      于是千手柱间以一种极其荡漾荡漾荡漾的奔跑姿势,在夏日的风中迎风招展,和他鼓鼓的钱袋一起欲扑入千手扉间的怀抱。
      
      “扉间啊~~~~”
      
      但很明显后者是拒绝的,他铁青着一张脸,烈日十足纵使他心性沉稳,但此时也是满头大汗。再加上柱间这个德行让他感觉血压都飙到了顶点。
      
      在他那个傻大哥冲进他怀里之前,少年扉间就用一只手摁在他大哥的脸上,吐槽道,“闭嘴,大哥。”
      
      “很丢脸。”
      
      “噗嗤——”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令月想起了自己偶尔去替父亲到茶屋去抓波月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波月每次喝完了就总是要玩头上长犄角,屁股长尾巴的游戏,上次捏着一条章鱼的脚就这样发这傻冲着妹妹过来了。
      
      差点把对海鲜过敏的令月没弄死,不过后来她回家把波月弄得要死要活的就是了。
      
      随着她一声轻笑出声,千手扉间才注意到边上还有个令月,在免费给对方表演了一条兄弟和爱的故事后。他面上有些讪讪,行了个礼,问候道,“中午...好。”
      
      扉间突然想起那日得胜后,父亲与他提过的事情,他有意为扉间求取令月为未婚妻,订下婚约。
      
      纵使他再怎么老成练达,还是有一份少年心性......作为千手一族未来的二首领他不仅要展现出强大的能力对外战争,对内还需要一个身份匹配的妻子作为针政治联姻来巩固局面。
      
      千手柱间早在被发现和漩涡一族的漩涡水户月下花前,山涧打滚后就定下了婚约,只待明年十六岁便可成婚。
      
      扉间今年也有十四,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而令月也已有十二岁,女孩在这个时代中会更早的嫁人生子,履行她们的天职。
      
      年少的扉间这样想着,虽然她好赌了一点...表情臭了一点但不得不说那张脸的确具有欺骗性....
      
      于是未来的堂堂千手一族的二首领就在令月的注视中莫名其妙的红了脸。
      令月想,这兄弟俩还真的是担得起莫名其妙这个词。
      
      令月:拉闸!

  • 作者有话要说:  和木叶的云备胎中的某一些基本设定被我微微改动了。
    其实突然有点想写一个欢快轻松的故事。
    但这些基本的年少记事的桥段还是比较轻松的哈哈哈哈,忍不住今晚写了两章。
    其余的就先存稿吧。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