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赵清漪压下因原主记忆产生的情绪,说:“不是学历问题,不是年龄问题,而是没有缘分。你很好,肯定有钱,但刚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赵清漪说:“你如果是在追求我,但这件事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不觉得很荒谬吗?我对你的做事方法完全不认同,也足以说明,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死了也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订婚,感谢您的错爱,祝你发大财。”
      王冬明也是有气性的,呵呵一声,说:“还没上大学呢,就高傲得看不起人了,看你能傲到哪里去。”
      说着王冬明不悦地看看张达和赵莲花,转身走了——提走了送来的礼品。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赵清漪脸上火辣辣。
      这个年代(1997),在乡下家庭,如果晚辈对长辈说话冲了,是很无礼的行为,甚至有点大逆不道。
      乡下父母不是教育家,不是心理学家,不懂得平等沟通,和尊重孩子的人格,他们很多时候一个不对就会打骂,这是他们的教育方式。
      甚至有时候,在被孩子冒犯的外人面前打骂自家孩子,都是一种做人态度,可以平息对方的恼恨,给家门建立好的口碑。
      其实在他们的观念里,这还是对孩子好。
      赵建华胸膛起伏,说:“你长能耐了?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怎么跟人说话的?”
      赵清漪心中是愤怒的,本想强力反驳,但还是斟酌一二。
      但想赵建华此时根本是被利益所驱动了,他的眼界看不到镇子以外的天空,觉得王冬明就是一个好人家,这是对所有人都好的事。
      对于一个思想守旧、重男轻女,相信“女子读书无用论”,还在气头上的乡下男人来说,别的语言是听不懂的。
      赵清漪说:“爸爸,你别被姑姑骗了。姑姑一直嫉妒我学习比张晓好,这是想拉我下水给自己争取好处?真要有好处,那是不是应该都您拿大头对不对?”
      赵建华不禁怔了怔,心火缓了两分,说:“你小孩子懂什么?就算收个谢媒红包,也是应该的。”
      赵清漪说:“爸,我将来是京城大学的大学生,京城大学是全国的有钱人的儿子争着去读书的地方。王冬明算什么?
      在京城,我可以挑当官的、身家上千万的富豪,我难道只能在乡下跟个这样的小老板?
      爸爸,你不觉得你十七年的培养打水漂了吗?到时将弟弟接城里去玩不好吗?非要弟弟在乡下跟着做水泥匠?”
      赵清漪其实并没有傍富豪的打算,就像她在现实世界生活时也出现过几个外在条件好的男子追求过她,毕竟她各方面的条件也都不错,可惜最终她都拒绝了。
      有几个是性格上的不和,也有些相貌气质不是她的菜。
      其中有一个还是年轻的霸道总裁,但是对方国外有个女友,当时她不知道还差点答应了,最后发现了真相她拒绝了他。
      那位自恋的霸道总裁还说,他更喜欢她,每个男人都有过去很正常,而二女争一男也很正常,她是成年人,要用理性思考。
      她极有可能是胜利者,她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就是他错看了她。当时她差点被气晕了,直接将红茶泼到他脸上。
      赵清漪因而是极重视男人的品格的,或者说是让她感到舒服的品质,也不是有钱或者出身职业好就是好。
      就算水泥匠出身也没有什么,职业不分贵贱,但品格有贵贱之分。
      王冬明的品格绝对配不上原主的,单是求亲方式,还有一句“清高看不起人”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种价值观的男人和赵清漪是两他世界的人。
      穿之前在大城市做业务多年,这脑子逻辑是绝对有的。
      她没有原主这个年纪的腼腆,在2010S后的少年少女可是很个性自我的。
      就算少女说要嫁谁生猴子都是正常的,一个个直接的女人,说要给王思聪生猴子都也没有问题,那是个性解放,或者只是一个关别人屁事的玩笑。
      就说那些背后粗言议论王思聪前女友们怎样怎样的一群人当中,其实很少有女性,也很少有有素质的男性,通常就是羡慕嫉妒恨的男性loser。
      赵建华难免又是动心的,但是眼见的好事飞了,他还是可惜。
      “你有这个能耐?你说这些事,这脸皮要不要的?”
      赵清漪说:“等我大学读出来,真不要把几千块几万块放心上。”
      赖彩凤终于也劝:“建华,要不听清漪的吧,清漪不喜欢那人也没有办法的。”
      赵建华说:“说的轻巧,大学学费这么贵,京城花费这么高,这里坐火车去京城都要几百块。这钱有得捡呀?”
      其实重点大学的学费并不贵,但是加上生活费方方面面开支肯定不少,这对乡下人就有些为难了。
      “爸,我暑假打算自己去县里找份工赚学费,也没有打算让家里再出多少钱。以我的成绩,县里最有钱的人家的小孩都会想请我当家教。”
      拿现成的好处,还是选女儿画的大饼,赵建华也纠结了,但有纠结对于赵清漪来说就是机会。
      只要自己能出去,她是不想轻易回来了,至少读书期间不想回家。
      期间,赵莲花又来劝说,想促成这件事。
      赵清漪一直静静看她表演。
      终于她说得口干了后,赵清漪淡淡说:“姑妈,你这么喜欢王先生,你自己将表妹嫁给他不是更亲?表妹长得这么漂亮。”
      原主与王冬明订婚后,张达搭上了王冬明一起包工程,很快也致富起来。
      表妹复习一年,考上了省城大学,她会打扮,生活宽裕,找了一个省城户口的中产之家的男友。张家因为原主的牺牲得到最大的好处,而没有任何代价,最后骂婊骂得最狠的就是他们。
      特别是表妹到她面前来展示自己的人品高贵,以自己为例告诉她什么叫从一而终,还说:“道德这东西,不是谁读书好就是好的,表姐你就这么忍耐不住要在外偷人?”
      这是外话。
      却说这时,赵莲花见怎么劝她都没有用,就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压人,还是赖彩凤出来说了句话。
      “她姑,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王家虽然好,这强扭的瓜不甜,你真舍不得这般好的女婿,你让晓晓考虑考虑。我们家清漪还是让她去上学吧。”
      ……
      一天又在煎熬中过去,在睡觉前,系统数据凭空出现在她面前。
      【你好,编号9527‘经理人’,我是‘坏女人洗白系统’,希望我们今后相处愉快!】
      系统的声音是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
      【不是完成执念者的心愿吗?之前这么说的。】
      系统笑:【没错,但是执念者不管是谁,都会希望你所穿的人成为一个‘好人’。】
      赵清漪不禁涌上不平:【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像我现在的身份她是坏人吗?对,也许她不是什么贞节烈女,但是那些骂名罪孽真的应该她一人来担吗?她只是一个十七岁根本不懂成年人世界的无助的未成年少女,这些亲人为了各种利益绑架了她的人生,毁了她的人生梦想,最后又都‘政治正确’地敌对她。难道他们反而是好人吗?】
      系统仍然笑笑,只说:【所以,有我这样最温柔的‘坏女人洗白系统’来解决这个问题。】
      赵清漪:……
      忽然,她有点GET到了。完成执念者的愿望,摆脱“坏女人”的骂名就好,但实际上,可操作的就大了。
      【本次主线任务,当“好女人”奖励积分600点;支线任务完成京城大学学业奖励积分200点;找到精神品格上“门当户对”真心人奖励积分200点;过到让那些辱骂原主的人都只能仰望,奖励积分200点。由于此时力量薄弱,又初来乍到,本系预支你积分500点,可用于购买系统商城商品,协助你早日完成任务。】
      【有什么商品呀?】
      页面又跳出来,进入商城,却只激活到初始页,后面的都还冰封着。
      玉肌美颜丹、身娇体软丹、床上秘术108势、情话连篇900句、日式花式捆绑……
      赵清漪:……
      好不容易从不显眼的位置看到“武术十段”,这还很便宜只要30积分,比那些丹药便宜,和床上秘术108式同价。
      系统此时与她心意相连,笑道:【武术十段只是现代高手级,如果你穿越到武侠世界,接受会武功的原主的人生就能得到。一般人不会需要这级别,所以没有什么人买。】
      【那我要是穿炼丹家和房事专家,你上头那些我也不需要买。】
      【这不是……还没穿吗?】
      她想也不多想就买了武术十段技能,顿时一道光洒身自己全身。她脑海中多了许多想动武的冲动和制敌办法。
      然后她再看鸡肋的商城有一个“英法德日西900句”价格十分便宜,只要10点积分。赵清漪本来英文就不错,但是她不会法德日西语呀,这虽不是精通却也实用吧,这么便宜,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你怎么都买便宜货?】
      她多少年省钱攒钱买房,一块钱恨不得分三块用,暂时习惯难改。
      【再买点吧?】
      【不用了,谢谢!你说的,只要我穿一个人就能吸收她的技能。】
      ……
      张达满身火气地回到家里,赵莲花却还没有做好饭,而张晓去同学家里玩了。
      这事筹谋几天了,早上没有办成,让他很失脸面。他知道王冬明这两年是有多赚钱的,王冬明的母亲的同母异父两个舅舅们一个在县里当了干部,一个自己当老板。
      王冬明原来是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这关系又续上了,这两外舅舅看王冬明学水泥匠,倒也勤劳,总要帮他一帮,介绍一些工程给他。
      王冬明带着自己从前的师父和师兄弟就将事业慢慢做起来了。
      张达是在王冬明师父家吃饭时认识的,王冬明自己也会吹,而大家也都知道他有门路,现在发财了。
      张达十分眼热,王冬明待他也是一口一个叔的叫,很亲热。
      只要大侄女赵清漪嫁给了王冬明,他还不发财吗?
      张达说:“清漪那丫头还读书人呢,太也没有礼貌!”
      赵莲花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哥本来都答应了的,他那人我还不知道吗,让他出钱给那丫头出书像是要他的命。当年还是高中里的校长来劝,他才让那丫头去读的。”
      张达说:“王冬明现在是要包乡镇水泥路的工程了,这事做下来能赚多少钱了?老朱是他师父,现在也参一股,本来也是让我也一起做的……”
      赵莲花一听心中大动,问道:“现在王冬明是翻脸了?”
      张达说:“翻脸是没有,但是这一趟,那丫头片子哪里将你这亲姑姑和我这亲姑父放眼里了?他还看不明白?这事我们是办不成,我们在他面前也没脸呀!”
      赵莲花想想,还是要去哥哥家走动,劝劝他们别犯傻,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