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紫禁城,初雪。
      
      如同飘絮的鹅毛大雪纷飞。
      
      整个天地好似都染上几分晶莹剔透的白,只露出肃穆庄严的红墙,是这天地间唯一的亮色。
      
      顾夏握着五蝶捧寿紫铜手炉,汲取这星点温暖。
      
      榉树白炭没有一丝烟,烧的时间又久,上头撒上香料,暖烘烘香融融。
      
      歪了歪头,披风上头滚的白色狐狸毛,立马挨在脸上,软软的有些痒。
      
      “主子,您进屋吧,外头冷的紧。”说话的是大宫女香颂,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圆盘脸,细细弯弯的眉毛,小巧丰润的唇。
      
      说起话来细细软软,还带着一点甜。
      
      摇了摇头,顾夏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缥缈的白雾顿时在面前凝结。
      
      思绪一下子顺着飘雪飞远,她一朝穿越,变成了景仁宫的一个嫔妃,原是两江总督麻勒吉之女,于豆蔻年华入宫,如今也不过碧玉二八。
      
      记忆中,她一直不得宠,只仗着家世好,无人敢踩她。
      
      再一个也是年岁尚小,原本身量不足,满面稚气,不得宠,也是应当的。
      
      前些日子原主一病不起,在睡梦中被换了芯子。
      
      将下巴藏进毛茸茸的围脖中,顾夏勾唇笑了,若说穿越有什么遗憾,那自然是享受不到现代的便利。
      
      若说有什么好,大约是轻而易举的获取她前世努力奋斗才能得到的生活。
      
      靡衣玉食,娇生惯养。
      
      原主这一身皮肤,白嫩的恨不得能掐出水来,水润弹滑,夜间沐浴的时候,连自己都忍不住在其上徘徊。
      
      正想着,里头的香榧撩帘子出来了,手中端着托盘,上头摆着剔透的水晶碗,上头的薄胎瓷盖,遮挡了视线,让人不能一探究竟。
      
      香榧笑吟吟道:“厨上刚做的姜汁撞奶,上头撒了不少真珠西谷,您尝尝。”
      
      香榧个子高,胸脯鼓鼓的,腰又掐的极细,纵然套着直筒绿袍,行走着也是极美的。
      
      只相貌平凡了些。
      
      尚未靠近,她就能闻到浓郁的奶香,和姜汁微弱的辛辣,口腔诚实的分泌着津液,跟着香榧就进屋。
      
      香醇爽滑的撞奶进口,顾夏就满足的眯起眼睛,任由姜汁那微微的辛辣,在口腔中肆无忌惮的迸发。
      
      看她喜欢吃,香榧也高兴,连声道:“这是香椿做的,您喜欢,过几日再做来吃。”
      
      顾夏将一小碗都吃掉,胃里暖乎乎的,舒服极了。
      
      “把绣绷拿来,本宫扎几针玩。”她是真的玩,记忆中有做绣活的经历,可细小的绣花针到手里就不听使唤,模样出来了,□□没有,还是得练。
      
      这东西耗时间,随便一个花瓣,就要一下午的时光。
      
      她无宠,日子也平静,自己找事情消磨着时间,一天天的也就过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就有承乾宫小宫女小太监携手而来,向景仁宫传递一个信息。
      
      钮妃召见。
      
      香颂客气的送走传话的人,转过脸就有些愁,主子家世好,上头的人想拉拢,偏偏她不愿意,钮妃已经给了最后警告,容不得主子一拖再拖。
      
      钮妃也是个霸道的,仗着父辈是四大辅臣,又是唯一的妃位,对下头的嫔妃还真没什么可忌惮的。
      
      只原主纵然不得宠,也有自己的骄傲在,再一个以她的家世,是可以自立山头的,为什么要去给别人卑躬屈膝。
      
      顾夏不置可否,既然她来了,披着原主的皮,自然也容不得她人欺辱。
      
      钮妃,孝昭仁皇后。
      
      想到历史上那冷冰冰的一行字,顾夏揉了揉自己嫣红的唇瓣,垂眸掩下闪动的眸光。
      
      立在门口巡视室内,乍眼一看,好似花团锦簇,一片富丽堂皇。细细着眼,就见不起眼的青缎绣芙蓉靠枕,已经洗的发白,还略微有些起毛边,眼看用不了几日。
      
      这就是无宠的生活,尽管她家世不错,自打病重,也被人越发的不放在眼里,日子逐渐艰难削薄。
      
      “走吧。”带上香颂、香榧两个丫头,向着承乾宫而去。
      
      雪后排檐冻银竹,那风自然是冷冽的。
      
      这样的天儿,大家都窝在殿中懒得出门,夹道中只有殷勤扫雪的太监,和结伴而行、步履匆匆的宫女。
      
      香颂有些难堪的扭着帕子,和香榧对视一眼,都看清了彼此眼眸中的尴尬。
      
      看着鼻尖沁出细汗的主子,两人又低低的垂下眼眸,乖巧的跟在她身后行走。
      
      承乾宫在景仁宫后头,不远不近的,也算是半个邻居。
      
      到的时候,钮妃立在白玉墀上,身后洋洋洒洒立了十来个宫人,远远的看见她的身影转过夹道,就有管事姑姑亲热的迎上来,将她往钮妃处引。
      
      顾夏客客气气的点头致意,跟在提着琉璃香炉的姑姑身后,款款而行。
      
      钮妃也不过双十年华,进宫有八个年头了,穿着藏青色的直筒锦袍,梳着简单的小两把头,不过簪着通草绒花,立在那里,却跟背后的飞檐斗拱融为一体。
      
      尊贵严谨。
      
      容长脸,弯弯的柳叶眉,细长的眼眸精光黯黯,略有些圆的鼻头又冲散了这种压迫感。
      
      微微上翘的唇,带来几分甜美的亲切感。
      
      待她走近,亲热的笑道:“咱姐妹俩什么情分,若不是天色无常,倒想着你能日日寻我才好。”
      
      她表现的亲热,顾夏比她更甚,白嫩嫩的柔荑执起对方的双手,柔声笑道:“可不是,嫔妾也爱慕姐姐的紧,恨不得日日相伴。”
      
      一双波光莹莹的双眸,如剪秋水,清晰的映照出钮妃的身影。
      
      钮祜禄氏容色平常,只养尊处优,身边又跟着一群能人,细打扮出来,倒也是个风姿绰约的美人。
      
      这会子对方香软的手掌微烫,带着毋庸置疑的果断力度,让她有一瞬间的怔忡。
      
      那黑白分明,清澈见底的双眸,更是让她收起三分虚伪,不自觉的想要诚心以待。
      
      不由得想到临水照影的木芙蓉,花类牡丹凌霜绽放。
      
      被钮祜禄氏亲密的按在位置上,顾夏接过对方亲自递来的茶盏,仔细的研究着上头浅薄的粉釉。
      
      这是鸿门宴,彼此都明白,商业互吹以后,她就有些犯懒,等着钮妃出招,她再接招。
      
      “花开并蒂,鸳鸯成双。”钮妃胸有成竹的开口,见顾夏顾盼生辉的眼眸望过来,有掩饰不住的渴望,反而令她拧起细细的眉尖,内心有细碎的不满升腾。
      
      “明人不说暗话,若你应了本宫……”这个生硬的自称出口,钮妃有些后悔,但还是一字一顿道:“姐姐就给你心想事成的机会。”
      
      指了指坤宁宫,钮祜禄氏翻涌的思绪平复不少。
      
      “那位不会给的机会。”
      
      纤白的指尖搭在唇瓣上,顾夏侧眸笑了,“嫔妾年幼,又是个直性子,就想问一句。”
      
      钮妃凝神倾听。
      
      “以嫔妾的容色,需要什么机会?”
      
      约莫没想到,她言行这般不矜持谦虚,钮妃有一瞬间的凝滞,半晌才缓缓道:“女子德言容功,容色是在其次。”
      
      两人并肩立着,顾夏侧眸,将自己白皙如玉的脸盘子塞到对方眼前,“是吗?”
      
      不是。
      
      钮妃双颊染上轻红,景仁宫那位向来跋扈,这般柔和了神色凑过来,眼眸中似有无限春色关不住,不由得心中微突,勉强稳住神色,故作镇定的推了推她,淡然道:“做什么这般轻浮。”
      
      顾夏直起身,看着她耐不住,眼角沁出几分水意,这才满意的笑道:“瞧着您,心里就漫出喜悦的花来,难免亲近些。”
      
      钮妃张口结舌,有些羞耻,又有些愉悦,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没个安稳。
      
      哪有人这样,神色灵动的说些浑话。
      
      顾夏轻笑出声,告退而去。
      
      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钮妃跟前的珍珠上前,试探道:“嫔主子可答应了?”
      
      钮妃摇头,浮现在眼前的是她波光莹莹的双眸,黑白分明,干净极了。
      
      “终于不长个子,长脑子了。”这会子对方带来的影响褪去,钮妃冷静的评价。
      
      只那张脸……着实是个威胁。
      
      这会子出太阳了,浅金色阳光明媚,可惜照在身上毫无温度,还是那么冷。
      
      手炉中香气成灰,已是燃尽了,不能提供分毫热量。
      
      遗憾的掂了掂,顾夏轻哼,说什么姐妹情深,竟不知替她换炭,可见都是假的。
      
      有小太监持鞭而行,不时的抽响。
      
      香颂眼前一亮,压抑着声音,激动道:“静街鞭!”
      
      它来了,代表着九五之尊的帝王就在附近。
      
      从主子背后轻轻的扯了扯衣袖,轻声道:“您……”
      
      也不消主子多做什么,只立在这里,等到御辇路过的时候,被问上那么一句,日子也不会这么艰难。
      
      话未说完,顾夏已经从夹道转弯,踏上景仁宫的小道。
      
      香颂遗憾的回眸,就见明黄色的依仗已经出现,小太监执着伞盖,同色的丝绦随风飘荡。
      
      咬了咬唇,看着身前那黛紫色的身影,在心中叹了口气。
      
      主子向来没这个心,她着急也没用。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了,撒花~今天有红包雨哟,见者有份!
    萌李还有若干完结文可食用:《清穿之旺夫老祖》《清穿带着红包雨》《漫天撒钱》等等,点击右上角作者专栏可看。
    爱你们笔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