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大猪蹄子01 ...

  •   “哀家知道皇上朝政繁忙,但今年的选秀无论如何必须举行。”太后撂下一句话便摆出一副哀家乏了,你可以走了的样子。
      
      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乾隆磨磨后槽牙,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来到这个地方六年了,上一次选秀被他用思念皇阿玛给挡了回去,今年是真没理由再推了。
      
      后宫有太后几乎天天磨叨,前朝的大臣也要撞柱子了。
      
      “朕已经有三儿一女了,还选什么秀。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心思一个比一个贼!今天头疼明个脑热,后天怎么不见鬼呢?”
      
      乾隆身后的李玉默默地站在乾隆身后充当人肉柱子。皇上一有烦心事儿就到这个凉亭里对着御花园的湖水大倒苦水。
      
      如果皇上的怨念能有颜色,恐怕御花园里的湖水早已能当墨汁用了。
      
      皇上不喜欢争风吃醋的嫔妃,这也是皇后为什么能一直盛宠不衰的原因。
      
      不像某些人,封了贵妃以后就觉得飞上枝头变凤凰,整天到晚滋儿哇乱叫。
      
      李玉见皇上起身赶忙回神,尾随乾隆去了坤宁宫。
      
      乾隆憋屈,太后也不高兴。过了一阵,太后问起了乾隆的行踪。得知乾隆又去了皇后宫中,太后额头上的细纹又深了一些。
      
      “这喜怒无常又倔上天的性子真实随了先帝了……”
      
      前脚先帝大行,后脚就封高氏为贵妃。刚守完二十七日孝,睡了一觉就又说愧对先帝要守足三年孝期。
      
      而且连那高氏看一眼都懒得看,更别说其它嫔妃了。
      
      后宫打皇上登基到现在,连个有孕的都没有。不喜欢老人也不要新人,还说什么眼睛里只有皇后一人。
      
      怎么情种都在爱新觉罗家生出来了呢?
      
      这次选秀说什么都得进几个新人!
      
      皇后已经习惯皇上天天到她这儿用饭了,而且每次用饭还要叫上她的一双儿女。
      
      看出来今天的乾隆格外的不开心,皇后没多问什么,先给乾隆盛了碗汤。
      
      “还是容音你好,朕到皇额娘那儿连碗热茶都没混上,就想着要往朕的后宫塞人!”
      
      乾隆说着喝了口汤,咂咂嘴觉得味儿不错想多喝点。但碍于烦人的规矩,眼神示意李玉去将他御用的勺子和碗取来。
      
      皇后可是对乾隆御用的勺子和碗记忆犹新。
      
      明明是个瓢,皇上瞪着李总管硬说那是勺。那碗的尺寸也是大得离谱,叫盆儿也不离谱。
      
      行吧,皇上御用的瓢叫勺。皇上身份尊贵,御用的碗也得比寻常大三圈。
      
      “皇上您要是喜欢喝,臣妾再给您做……”
      
      帝后二人拉扯着,和敬与永琏脚前脚后进了屋子。乾隆招招手免了两个孩子的礼,让宫人伺候着净了手后坐下来一同用饭。
      
      乾隆感觉一家四口坐下来一起吃饭才起他一天最放松的时候。这一放松可好,没忍住打了个嗝。
      
      和敬没忍住笑出了声,乾隆撇了撇嘴说道:“都怪你们皇额娘,做的饭菜太好吃!”
      
      和敬和永琏都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只要他们皇阿玛和皇额娘感情始终像现在这样好,宫里来多少个像高贵妃那样的嫔妃他们都不怕。
      
      虽然不怕,但最好还是别来了。他们不喜欢,他们皇阿玛也嫌烦。
      
      可没办法,他们皇玛嬷催得紧……
      
      乾隆六年六月初二,乾隆赶鸭子上架一般坐在上首看着眼前的秀女一批一批走过去。
      
      一个都没留。
      
      皇后原本也不想掺和,架不住她身边的尔晴和明玉一直劝说。再想到在太后身边孤零零的皇上,才勉强动身去参加殿选。
      
      眼看秀女走了一半了,太后瞧了眼乾隆。乾隆收到太后的眼光后更不高兴了,正好看到了一个衣衫有些凌乱的秀女,立马开始呵斥。
      
      乌雅青黛赶忙跪下说起了魏璎珞和她说的步步生莲典故。
      
      “缠足乃是恶习,更何况步步生莲说的也是妖妃与昏君的事儿。你是打算做妖妃,还是说朕是昏君?”
      
      乾隆深吸了口气,皇后立马撂了乌雅青黛牌子。
      
      帝后一唱一和,太后有些坐不住了。看到别出心裁的纳兰淳雪是按照大清旧时风俗打扮的,立马对纳兰淳雪赞赏有加。
      
      然后强行将纳兰淳雪留了下来。随后又是老办法,道了句哀家乏了便回了慈宁宫。
      
      乾隆见太后走了,又撂了一半秀女的牌子,剩下的让皇后看着办。
      
      后面的就是宫女选秀了。原本就是皇后份内的事儿,皇后起来福了下身子便开始主持。
      
      穿越前的妃子和孩子,乾隆都好吃好喝替原主养着。至于新进宫的嫔妃,乾隆也不打算宠幸。
      
      有那功夫还不如想法赚点银子,才不愧对四爷留给他的江山。
      
      正当乾隆琢磨怎么赚银子的时候,粘杆处的人过来禀告说高贵妃在宫女选秀上给皇后添堵了。
      
      给皇后添堵就是给他添堵。
      
      也不知道原主喜欢那个高宁馨哪里,又是封贵妃又是给她母家高位的。要是肯安分也就罢了……
      
      “就拿高家给永琏练手罢。当年险些失去永琏的仇,朕的小本本上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粘杆处的人道了声嗻便退了出去。
      
      “李玉,你去给东西十二宫的妃子们每人送一张宫训图,告诉他们多吃饭菜少说闲话,不然饭都没得吃。”
      
      乾隆的话就是圣旨,李玉赶忙亲自过去。
      
      明玉一想起高贵妃的德行就气不打一处来,总觉得皇后娘娘就是脾气太好了。
      
      皇后摇摇头,不以为然地说道:“你看她说了半天口干舌燥,本宫受到一点伤害了么?反倒是她心中更堵得慌。”
      
      只要皇上心始终在她这里,这宫训图挂不挂都无所谓。
      
      高贵妃见李玉亲自过来送宫训图,总觉得皇上是责怪她跟皇后作对。
      
      嘉嫔又不能说“贵妃娘娘你早寻思什么去了”这种话,只好出面开解。“连平日里最少言寡语的娴妃都收到了,皇上可算一碗水端平一回。”
      
      被嘉嫔拿来开导高贵妃的娴妃日子也不好过。
      
      娴妃母亲明明同时进的宫,结果人家高贵妃已经成了贵妃,父亲又掌管内务府。可娴妃到现在还是个空有贤妃名声的娴妃,连帮父亲谋划个好差事都做不到。
      
      母女俩最后不欢而散。
      
      又到了吃饭的时候,乾隆带着批了一半的奏折去了坤宁宫。
      
      “都留下什么人了?可有名单给朕瞧瞧?”
      
      名单自然是有的。皇后从尔晴手中接过名单递给乾隆,随后偷偷瞄着乾隆的表情。
      
      “魏璎珞?”

  • 作者有话要说:  乾隆:“原来穿的是延禧攻略!”
    ————
    单身狗没人陪过七夕,那就开个坑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