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那对夫夫 ...

  •   大年初六。
      那天也是一个大晴天,蒲小丁早早的起了床,他给青年穿上了新袄子。这是蒲小丁这些天在村里新定做的衣服,哪怕青年是寿命不长的人族,那也是好看的人族,是他的伴侣。
      他要给他的伴侣添置很多很多的好看衣服。
      
      蒲小丁给青年穿得暖暖的,他拖着躺椅来到了屋外。天气晴朗的日子,蒲小丁认为他和青年应该一起晒晒太阳。
      为了避免青年着凉,蒲小丁在躺椅的附近竖立了一些绿色的大叶子,专门用来挡风。同时,青年的身上也盖着厚实的外袍。
      
      蒲小丁端着小板凳坐在躺椅旁边,他一边晒太阳,一边守着小药锅给青年熬煮滋补身体的汤药。
      “今天的天气真好。你喜欢晒太阳么?是不是感到暖和多了。”
      蒲小丁自顾自的说着话,他希望青年晒了晒太阳,可以快一点清醒过来。
      
      自从年夜里,许愿井突然响起了龙吟,好几天过去了,前往小湖看热闹的妖怪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有一些得知消息的妖怪,他们从更远的地方赶到了小湖泊。
      妖怪们相信这是新春的吉兆,不说有没有龙族来到他们的面前,至少,这个不靠谱的许愿井总算稍微展现了一点儿实力,它带来了好的兆头。
      
      由于井水彻底淹没了许愿井,而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湖泊。
      众人给小湖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六界第一许愿湖。
      
      最近,村子里每天都特别热闹。
      到许愿湖看稀奇的妖怪很多,到许愿湖许愿的妖怪同样很多,随之到来的,还有古怪的谣传。
      比如说,蒲小丁向许愿湖许愿后,可怜的蒲小丁得到了一个人族的伴侣,他堪称花村最苦逼的妖怪。
      
      蒲小丁很想告诉他们,他没有向许愿湖许愿,他是向许愿井许了新年的愿望。
      只不过,他想了想,昔日的许愿井已经成为了如今的许愿湖,说他向许愿湖许愿,貌似也没有什么错,两者不存在太大的差别。
      于是,蒲小丁放弃了解释。
      
      那些前往许愿湖的妖怪,他们或多或少会来一趟蒲小丁的家,看一眼蒲小丁的人族伴侣。
      他们会感慨蒲小丁的运气不佳,他的伴侣是普通的人族。要是蒲小丁的运气好一点儿的话,说不定他可以成为那个拥有龙族伴侣的幸运妖怪。
      当然,他们最多随口说一两句罢了,他们并不是当真关注蒲小丁的生活,因此,蒲小丁也不曾将这些放在心上。
      
      与之相反,对比蒲小丁家的人族青年,天门冬得到了大家更多的关注和更高的评价。
      作为英俊青年的天门冬,他在得到许愿井给的双修功法后,他就面临无数的汉子上门提亲的命运。
      这多年来,始终不肯的答应婚事的天门冬,他出人意料的在新年到来之际,确定了自己的伴侣。
      
      这位坚持不懈追求了天门冬无数年的汉子,他是药村的妖怪,名字叫做地黄。
      地黄是一名老实话少的年轻男子,他平日里有些沉默寡言,但他却大家公认的值得信赖的好妖怪。
      
      当然,这些大家早就知道的消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天门冬和地黄开始双修后,他们的种种表现震惊了左邻右舍。
      他们的夫夫夜晚生活过得有多么的滋润,邻居们就有多么的震惊。
      
      个性不算热情的天门冬,他居然可以叫一整夜,叫得嗓子沙哑。老实汉子的地黄,他的好体力亦是深不见底,妥妥的性福伴侣。
      附近的邻居们对此又羡慕嫉妒又恨。
      众人的内心无比感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天门冬,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地黄。
      
      总之,天门冬夫夫的夜晚生活已经惊到了众人,而他俩自从开始双修,两人的修为肉眼可见的嗖嗖嗖的往上飙,那真的是让所有的妖怪们嫉妒得眼睛都要红了。
      遗憾的是,许愿井吐出的功法,从前只有天门冬能看见。天门冬和地黄在一起后,功法如今也只有他们夫夫能看。
      许愿井在某些方面,它依旧相当的与众不同。
      
      蒲小丁这些天一直在家,他之所以知道这些事,全靠来他家看热闹的妖怪们。
      他们不但围观了蒲小丁的伴侣,他们也给蒲小丁说了附近的有趣事。
      
      天门冬和地黄夫夫的修为是重中之重。如同天门冬当初许愿的那样,过不了多久,他和地黄的双修,就能让他们得到很高的修为。
      同为妖怪,大家都明白修行是何其不易。这导致天门冬夫夫的故事传得最远,也传得最夸张,真真假假的混杂在一起。
      
      老药医对天门冬夫夫的评价是,天门冬犹豫了这么多年,他最终能作出这样的决定,还是非常需要勇气。
      而且,天门冬选择沉默安静的地黄,是十分明智的决定。
      
      哪怕天门冬早已成精,可是,如果他的伴侣和他的药效相斥,依旧会对他自身造成不好的影响。
      地黄的药效恰恰能和天门冬相融。天门冬加上地黄,他们在一起的药效,不单单可以轻身明目,他们长期相处更能延年益寿。
      老药医认为,正是这样的药效叠加影响,使得这对夫夫夜晚过得如此激情。
      
      与让人各种羡慕的这对夫夫相比,是所谓的那对夫夫,蒲小丁和青年。
      
      那对夫夫没有任何让人羡慕嫉妒的优势,他们没有提高修为的双修功法,他们也没有热情似火的夫夫夜晚生活。
      蒲小丁家的伴侣至今还是一个虚弱得昏迷不醒的人族。这样的血脉必定会导致蒲小丁他们的后代,力量越来越弱。
      
      那对夫夫唯一的长处在于,昏迷的青年长得特别帅气,他超过了周围村子的所有妖怪。
      然而只是长得特别帅气没有多少用处,花村的妖怪们大都长得好看,药村的妖怪们长得也不差。
      就算青年的外貌远远的超过了他们,这也弥补不了青年寿命短暂的致命缺陷。要不了几十年,青年就会白发苍苍,一副老态。
      
      因此,那对夫夫获得了所有妖怪的同情。
      
      蒲小丁完全不觉得自己是需要别人给予同情的妖怪。
      他相信许愿井帮他选择的伴侣,是最适合他的伴侣。作为一只妖怪,蒲小丁也会羡慕别人的修为进步快,但他从不会强求这样的好事。
      他最希望的是,他的伴侣能陪在他的身边,两人天长地久。哪怕这样的天长地久,只是对人族的天长地久,只是短短的百年时光。
      
      蒲小丁守在小药锅旁边,忽然,他感到起风了。
      他抬头望着天空,即使是晴朗的冬天,如今的蒲小丁都要小心的对待,毕竟他的伴侣是人族,人族的生命比妖怪脆弱许多。
      
      蒲小丁站起身,他走到躺椅的跟前,他弯腰牵了牵盖在青年身上的外袍。
      “起风了,冬天的晴天依旧会很冷。你要回屋里吗,还是留在外面继续晒太阳?”
      
      蒲小丁轻声的说着话,他喜欢每天和青年说说话。他本来没有期待得到对方回应,可这次,他意外的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你是谁?”一道低沉的声音飘过蒲小丁的耳边。
      
      蒲小丁一愣,随即他一阵狂喜。
      他高兴地盯着对方使劲瞧,躺在躺椅的青年这会儿已经睁开了眼睛。蒲小丁笑道:“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需不需要再请老药医帮你看看?”
      
      然而,青年没回答蒲小丁的话,他依旧看着蒲小丁,轻微的皱了皱眉:“你是谁?”
      蒲小丁笑了,他指了指自己:“我是蒲小丁,这儿是我的家。这里是花村,居住的全是小妖怪,你不用害怕,他们十分和善,不会伤害你。”
      说到底,青年是人族,蒲小丁不能让青年一开始就害怕村里的妖怪。
      
      青年挑了挑眉:“妖怪?”
      “对啊,妖怪。”蒲小丁点了点头,“隔壁村子是药村,同样有很多的妖怪。老药医的家在药村,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告诉我,我请药医过来。”
      
      青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稍微撑起身,嗅了嗅蒲小丁的气息。蒲小丁的气息有一丝熟悉,又有无尽的陌生。
      他喃喃道:“那就暂时先住在这里。”
      
      随后,青年对蒲小丁说道:“你可以叫我‘九’。”
      “九?那我叫你阿九可以吗?”蒲小丁一边说,一边观察青年的神情。
      
      当蒲小丁留意到青年在打量身上的新衣服时,他急忙问道:“阿九,你喜欢什么款式什么样式的衣服?”
      之前青年没有醒,蒲小丁不了解对方的喜好,这些衣服全是按照蒲小丁的想法制作的。
      “不用了,就这样吧。”青年淡淡的应道。
      
      蒲小丁好不容易盼来了青年的清醒,他有好多的话想要告诉对方。
      不过,他琢磨小会儿,对于人生地不熟的人族,他有必要先告诉对方村里的情况,免得青年对一切都一片茫然。
      
      蒲小丁蹲在小药锅旁,他一边熬药,一边给青年说村子的情况:“我来花村不是太久,只有五百多年。据说,隔壁的药村和我们花村,以前并不是村子,而是一位老神仙的花园和药园。”
      
      相传很久之前,当地曾有一位老神仙居住。这位老神仙的院里的花草长得特别好,不少都拥有了灵性。
      同时,老神仙还有一个药园,里面种植了大量的药草。
      
      后来某天,老神仙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这里。
      他的花园和药园渐渐的荒凉了,有一些花草死掉了,但也有一些花草活了下来。年复一年,它们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成功的化为人形。
      
      无数年过去,老神仙没有再回来。
      他的花园和药园发展壮大成为了相邻的两个村子,一个是花村,一个是药村。
      
      阳光下,蒲小丁守着小药锅给青年讲诉村子的过往。
      青年躺在躺椅上,头顶的阳光暖暖得晒在他的身上,躺椅旁边的绿色大叶子挡住了冬风。
      他听着蒲小丁的话,他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来到这儿,他为什么成了凡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蒲小丁:好开心,我的伴侣醒了o(∩_∩)o
    某伴侣:不开心,我怎么成凡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