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起去看龙 ...

  •   蒲小丁伸出手,他小心地碰了碰对方。
      很冷,青年的皮肤冷冰冰的,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青年还活着。
      
      蒲小丁从怀里取出一片小叶子,小叶子在铺到地面瞬间变大了,蒲小丁把青年挪到了叶子表面。
      紧接着,他又取出一片叶子,这片叶子在盖到青年身上的刹那,它变成了一张厚实的毯子,盖住了青年暴露在寒天里的皮肤。
      
      蒲小丁偏过头看了看许愿井,笑道:“谢谢你,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春贺礼。”
      只不过,如此一来,蒲小丁不能继续留在许愿井这儿了。
      
      天寒地冻的气候,蒲小丁是小妖怪,他再怎么哆哆嗦嗦的,他还能耐得住寒冷。
      然而,青年和蒲小丁不同。
      
      青年如今的整个状态与人族差不多,他不是妖族的蒲小丁,可以一直留在外面吹寒风。这一刻的蒲小丁,他很有必要先把自己许愿得来的伴侣带回家。
      蒲小丁琢磨着,说不定他还得跑一趟药村,请来药村的老药医为青年看病,判断青年的情况到底如何。
      
      蒲小丁搓了搓手,他拽住叶子的一端,努力的拽啊拽,他把躺在叶子里面的青年拖回了自己的家。
      只是当蒲小丁辛辛苦苦的把青年搬到床里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怪事。
      青年胸口的那片鳞片不见了。
      
      蒲小丁诧异地左看右看,他始终没能找到那片鳞片在哪儿。
      与此同时,青年胸口的位置隐隐的显现出了图案。奈何图案太模糊,蒲小丁辨别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护住心脉的鳞片不见了踪影,好在青年的体温没有因此持续降低。兴许是他们回到了相对暖和的屋内,青年的体温缓慢的回升了丁点儿。
      
      蒲小丁牵过被子给青年盖好,他坐在床沿,迎着烛光细细的打量青年的相貌。
      真好看,居然有这么好看的人族。
      虽说青年不是妖族有些可惜,但蒲小丁并不认为这是许愿井的错误。他忘了给许愿井说清楚,他没有说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妖族的伴侣。
      
      而且,说不定,许愿井吐出一个人族的青年,是它觉得人族和蒲小丁最适合。
      蒲小丁看着青年的容颜,思考着以后的生活。他和青年的孩子,是妖?是人?是妖人?还是人妖?
      这个问题太难,蒲小丁想不出答案,他决定下次直接询问许愿井。
      
      只不过,蒲小丁的想法传递到许愿井那儿,大概要再等一百年。毕竟,向许愿井许愿的妖怪那么的多,许愿井又那么的忙。
      有一些不信邪的妖怪,他们从更远的地方赶来村子,就是为了见证许愿井的力量。但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他们见识到了一口井到底可以坑妖坑到怎样的地步。
      无数的惨剧简直让妖不忍直视。
      
      蒲小丁在床边坐了小会儿,青年的气息不再减弱,趋于平稳,情况却依旧不乐观。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马上跑一趟隔壁村,找一找老药医。大过年的,他打扰老药医吃年饭的确不太好,可蒲小丁出于青年的安危考虑,他得请药医为青年看病。
      他总不能让新年才得到的伴侣,就这么倒在了生病而作为终结。
      
      蒲小丁低下头,他握住了青年的手。
      不管青年这会儿是不是能够听见蒲小丁的声音,他还是要告诉对方知道,他不是故意让对方一个人留在家。
      “我现在去一趟隔壁药村,请老药医过来替你看病。我很快就回来,家里十分安全。你别担心,我会一直照顾你的,你很快会好起来。”
      
      青年要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
      他们要相伴一生,每一年,他们都要一起过年。
      
      说完这些,蒲小丁迈腿朝着隔壁药村跑。
      
      蒲小丁迎着冬夜的寒风跑在前往药村的路上,而留在家的青年,在他的胸口,那道模糊不清的图案忽然闪过了一道亮光。
      那一瞬,位于花村和药村之间的许愿井,井口同样闪过了一道光芒,一道金色的光柱霎时直冲云霄。
      
      许愿井井口的“六界第一许愿井”的字样飘了出来,它化作一道龙形的虚影,腾空而起。
      一道龙吟响彻了大地。
      
      蒲小丁步速一缓,他回头望着许愿井的方向。
      这是什么?
      是龙吗?
      他们这样的小村子竟然有龙出没?
      
      还是有人向许愿井许了有关龙的新年愿望?
      许愿井此刻实现了那人的愿望,那一定是相当了不起的愿望。
      
      两百年了,每逢许愿井实现愿望之际,井口总会浮现出光芒。然而,这般冲天而起的金色光芒还是第一次出现。
      金光是那么的耀眼,又是那么的强势和霸气,尤其是那一声震撼方圆无数里的龙吟,使得蒲小丁浑身一颤。
      
      突如其来的龙吟不仅震撼了蒲小丁,同样震撼了方圆内的所有妖怪。合家团聚的日子里,聚在一起的男女老少都被许愿井的动静惊动了。
      大家纷纷出了家门,他们心急火燎的赶往许愿井的方向。
      小村子的小妖怪,他们没什么机会见到龙,以至于他们这会儿都十分激动。
      
      蒲小丁的目的地和其他妖怪完全不一样。
      他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关注谁的心愿引来了龙吟,而是尽快跑到老药医家中。
      他半路一不留神,撞到了小不点的小人参,两人同时摔倒在地。
      
      小人参的修为比蒲小丁高了一千多年,他的年龄相比少年蒲小丁,却还要年幼许多,小人参至今仍是男童的模样。
      人参种族的血脉寿命绵长,导致小人参的外貌变化十分缓慢,小人参没办法改变这样的种族特色。
      
      蒲小丁心急地扶起小人参:“你没事吧,有没有摔疼?”
      小人参摆摆手,他扬起脑袋看着蒲小丁:“你怎么还在往村里跑?快去许愿井吧,好像有龙出现了,大家都过去了。”
      
      蒲小丁摇头:“我不去。我有急事找老药医,你知道他在家吗?”
      老药医是不是和其他妖怪一样,跑去了许愿井看热闹?
      小人参想了想:“我路过他家时,好像见到他还在家。你快过去吧,他说不定还在。”
      
      说完,小人参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当真不和我一起去看龙吗?”
      蒲小丁谢绝了小人参的邀约,生病的青年在家等着他和老药医回去。
      
      蒲小丁的运气不错,他敲响老药医家门的时候,老药医还没出门。
      老药医此前正在筹备年夜的丰盛药膳,这些食材十分珍贵难得,使得老药医一直自己守在旁边熬煮。
      
      龙吟响起的那一刹那,老药医纠结到了极点。他想要研究生子药,许愿井不给他,他逢年过节自己亲手熬煮药膳,刚好煮到关键的时刻,结果,许愿井出现龙吟。
      老药医盯着自己面前的锅,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淡定。
      他和许愿井果然是八字不合。
      
      老药医瞅了一眼窗外的金色光束,这是这些年来,村子最为轰动的过年景象了。
      遗憾的是,他在煮药膳的重要时刻,他不能熄火,唯有冷静的面对一切。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老药医隐隐约约的有种预感,他与其外出凑热闹,不如在家熬煮药膳。他总觉得有某些不得了的经历在等着他。
      
      这之后,老药医等来了蒲小丁。
      蒲小丁跑到老药医的跟前:“老药医,老药医,我家有人生病了。”
      
      “你家的人?”老药医很是意外,他记得蒲小丁家里只有他一个。
      蒲小丁是蒲公英的绒球种子随风飘到了隔壁花村,他在那儿安家落户。唯一的一枚绒球种子,家中自然有且仅有蒲小丁。
      这一刻,蒲小丁说起家里的人,老药医不由怀疑对方是谁。
      
      很快,蒲小丁开心的给老药医解了惑:“我今夜向许愿井许愿,许愿井给了我很帅的伴侣。”
      老药医险些被呛到:“你说什么?许愿井给的伴侣,是今晚?”
      “是啊,刚刚实现的愿望。”蒲小丁满脸笑容,“很棒的新年贺礼,对不对。”
      
      老药医瞪大了眼睛,他的白色胡须在颤抖。
      今晚的许愿井有异动,伴随着龙吟一并到来的,没准是有龙出没。
      所以,他留在家里的预感是正确的?他要等的人是蒲小丁,不,是蒲小丁家里的那个伴侣。
      
      是龙吗?他要给龙看病?
      他活了这多年,竟然得到了一次给龙看病的机会?
      他虽然没能获得生子药,可是他得到了近距离看龙的机会,无比珍贵的机会。
      
      老药医顿时心情大好,他毫不在意药膳,当即熄灭了火。
      这会儿他还管什么药膳不药膳,肯定是到蒲小丁的家里给龙看病最重要。他顺便还能研究一番龙的体质,从今以后,他就是给龙看过病的药医了。
      那些凑热闹的家伙只知道往许愿井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秘密在蒲小丁的家。
      
      蒲小丁很好奇,上一刻还漫不经心熬着药膳的老药医为什么突然神采奕奕,老药医的双眼好像放出了明亮的光芒。
      当然,老药医肯到蒲小丁的家,这是好事。原本,蒲小丁以为,他必须等到老药医的药膳完成才能出发,没想到老药医如此干脆,直接熄火走人了。
      
      只不过,当老药医看清躺在床里的青年,老药医的脸黑了,他的声音有一丝发抖:“他……是人?”
      “他是人啊。”蒲小丁问道,“老药医,他的身体很冷,气息也很弱,他这是生了什么病吗?”
      
      老药医死命的盯着床里的青年,是人族,居然真的是人族。他以为蒲小丁所说的家里人,是指家人,而不是人族。
      结果,他又被坑了一次,货真价实的人族。
      
      老药医早就该料到,历年来,那口坚持不懈坑妖的许愿井,它什么时候会不坑妖。
      他怎么会发疯又天真的以为,许愿井会吐出一条龙给蒲小丁当伴侣,这怎么可能。
      
      人啊,真是人族。
      可怜的蒲小丁,人族的寿命那么短暂,蒲小丁的伴侣最多能再活几十年,就将寿终正寝。
      
      老药医成功的把满心的怨气转到了许愿井,给予了蒲小丁足够多的同情。
      他给青年把了脉,反复确定了青年的身体情况:“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非常的虚弱。冬天天气寒冷,人族不适应寒冬。”
      
      许愿井不懂得关心人族,光溜溜的吐出青年。青年没冻死,他也算是命大了。
      老药医给蒲小丁开了一些滋补身体的方子,叮嘱蒲小丁认真照顾他这个活不了几十年的人族伴侣。
      
      蒲小丁送老药医出门后不久,许愿井附近响起了惊呼,直冲天际的金光消失了。
      “你们快看,井口的文字不见了!”
      “天哪,是水!”
      “许愿井有水了!”
      
      随着金光的消失,许愿井的“六界第一许愿井”的文字也不见了。同时,干枯了两百年的许愿井,它的井底出现了清澈的水,没多久,水漫出了井口。
      许愿井所在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小湖泊。
      

  • 作者有话要说:  蒲小丁:嘿嘿,我家有龙~
    某伴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