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4章 ...

  •   妘幽在津平的房子是统一分的,据说是以前一个商户之家。位置虽说不是特好的,但也不差。大概600多平的面积,是个二进二出的小院。妘幽天生不喜欢和人接触,当时她师父为了阻止她修行的速度,让她在杂学里选个术法,丹道、符箓、阵法之类的,她果断选了符箓,因为可以远程控制。
      在分房子的时候,她略略表示了因为童年收到虐打,所以不喜欢有人触碰,单位就照顾她给了她一个人一个独院。
      回到家里,妘幽躺到床上,将脸埋到了枕头里就没了声响。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才起身。
      妘幽想到要回王家村,怎么也要带些东西回去,就把从单位里拿回来的福利整理一下,挑挑捡捡的装了一个旅行包,又裁红纸,包了许多红包。
      第二日一早妘幽起床去火车站,买了九点十分的火车票,看看手上的表才八点半,检票需要提前半小时,没多长时间了,她随意的在候车室找了个位置坐下。
      回王家没有直达的车,妘幽买的是到光营静关的车,静关是州城(省会的意思),下车之后要坐长途到莲安市,然后再倒一段去王家村的车。
      很快检票的时间到了,妘幽拎着旅行包登上了火车。
      妘幽一直觉得凡人的智慧不一般,不用看太阳就能知晓时间;不用传讯符就可以和千里之外的人联络;不需要修行术法就能日行千里;甚至还能在天上飞。
      到了车上,找到自己的铺位,妘幽没有躺着,而是坐在了铺位上,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来看。
      也许是快要过年的关系,车上人不是很多,除了火车咣当晃动的声音,其它的吵杂声似乎就听不到了。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突然远处的吵杂声,惊醒了沉醉在书中的妘幽。
      听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硬座车厢的位置,妘幽将手里的书收好,打算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妘幽之所以想看看,是因为吵杂声中含有婴儿恐惧的啼哭声,还不会说话的婴儿被母亲抱在怀里还哭的恐惧,怕是遇到了什么不应该遇到的事。
      穿过7节车厢,妘幽看到了闹哄哄的场面,安抚旅客情绪的乘务,试图分开正在争吵不休的旅客的巡护,那婴儿的啼哭来自事件中心的一位妇女,约摸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头短发有些凌乱;她的神情有些焦急,怀里抱着孩子不断的来回晃者,似乎试图让孩子安静下来,可是越哄孩子哭的越厉害。
      正在争吵的是两个男人,一个三十多岁,微胖,皮肤黝黑,酒糟鼻。一个四十多岁,穿的比较好,面色有些苍白。
      “不对劲!”妘幽皱眉。
      几步上前,妘幽拨开了周围围观的人群,扫了眼抱着孩子的女人,然后看向正在拉着劝说的巡护员,问道:“怎么回事?”
      巡护听到有人和他说话,寻声望去见是一个相貌普通,脸色微黑的,年龄至多20岁的小姑娘,本就因为几个吵闹不休的人压着火气在心里,嘴上多了几分不耐烦:“去去去,没看这够乱的了,别来看热闹了!”
      妘幽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黑本对着巡护出示了一下,那巡护一惊,换上了严肃且恭敬的表情:“抱歉首长!”
      妘幽摇摇头又问了一边:“发生了什么事?”
      那巡护一脸严肃的讲述了事情的原因。
      那个抱孩子的妇女和脸色苍白的男子是夫妻,回老家过年的。酒糟鼻那个男子也是过年回家的,只是各自去的地方不同。争执的原因是那对夫妻的钱都在丈夫那里放着,那丈夫去了个厕所,回来的途中和那酒糟鼻擦肩而过,等坐下后一摸口袋,发现钱不见了。那位丈夫认为是那酒糟鼻偷了他的钱,因为他上完厕所整理衣服的时候那钱还有,另一个人当然是不承认了。于是两个便争吵起来。
      妘幽听完经过,挑了下眉:“把这三个人都带走,别影响了其他乘客。”
      “是!”
      “为什么,明明是他偷了我们的钱,为什么要带我们走?”抱孩子的女人顾不上怀里来孩子,大声质问。
      妘幽看了看还在哭的孩子,对着一旁的女乘务说:“这位女同志情绪不太稳定,你暂时帮她抱着孩子,别把孩子吓坏了。”
      “啊,哦哦,好的。”刚刚在安抚情绪的女乘务应道,虽然不知道这女孩是谁,但是连巡护都听人家的,自己当然也要配合。
      一行人来到巡护的办公室,火车上每两节车厢就有一间小屋,那是巡护休息和办公的地方。
      屋子不大,每个办公室有两个巡护,另外一个巡护不在,应该是去另外一节车厢巡看去了。
      进了办公室里,妘幽马上沉下脸,指着酒糟鼻男子对巡护命令道:“把他扣起来,联系下一站地的巡察局,就地关押。”
      那酒糟鼻男子马上喊到:“凭什么!明明我是被冤枉的。”
      妘幽有些好笑,看了下巡护说:“搜。”
      巡护会意,立即上前搜身,那人不服气带着挣扎的喊:“为什么要搜我的身,我什么都没拿。”
      虽然巡护是男的,但是那酒糟鼻的力气也不小,他一挣扎,巡护也拿他没办法,又要制止他乱动,又要去搜身,顾得这个就顾不得那个了。
      妘幽见此,看了看旁边那个没了孩子在怀的女人一脸紧张的样子,眉梢一挑,带着几分恶作剧的笑意,手掌一翻,手心便多处一张符来,轻轻一丢,那符朝着正在挣扎的男子飞去,未及近身化作一道光,那酒糟鼻就动也不能动了。
      本来正在挣扎的男子突然全身僵硬,心中大骇,脸上浮现恐惧的神情,嘴中大喊:“救命啊,我,我,我不会动了!”
      正在跟酒糟鼻较劲的巡护只看到有张纸飞过来,然后这个男人就不动了,整个人有点懵。
      妘幽在一旁提醒:“快点搜。”
      “哦,好”巡护有些晕乎,完全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手下只凭着本能搜身。
      因为没了挣扎,虽然搜身的人不在状态,但是还是搜出了不少东西。有钱包,有手绢包的钱,纸包包的钱,外加一袋看起来像奶粉的东西。
      巡护努力的让自己回神,提醒自己这是在工作,对面有罪犯,勉强控制住自己。
      略微不在状态的巡护,拿着那包奶粉,本能凑近鼻子闻了闻,脸色刷的一变,长期的职业敏感,让他精神也回来了,对着妘幽说:“首长,我猜这可能是毒品?”
      妘幽有些意外,本来以为就是个惯偷而已,没想到还是瘾君子。不管他是买主还是卖主,律法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去联系巡察局吧。”
      “是!”
      妘幽从拿出符到困住小偷,完全没有防备巡护办公室的任何人。屋里的人看着有张纸,如同有意思的
      巡护在了状态,女乘务却还恍惚,怀里抱着那对夫妻的孩子,表情有点难以置信。还好,孩子还是抱的好好的。
      至于那对夫妻脸色都不太好,没有被这玄幻的手段惊到,只有满脸的慌张。
      妘幽看着这对夫妻问道:“怎么样,你们两个是不是也喜欢这种游戏。”
      那女人勉强控制自己,战战兢兢的说:“领导,啊不,大师,我,我们就是丢了钱了,我们是好,好人啊!”
      男人听了妻子的话,也是努力压抑自己说:“对,对,那个,那钱包就是我们丢的,里面,里面,里面,啊对,里面有能证明我们是普通百姓的证件!我们只是普通人,真的!”
      男人说着说着,想起了自己身份证在钱包里呢,感觉心里略微有点底了。
      巡护联系过了下一站的巡察局,听那对夫妻说起钱包,就顺手打开检查。
      说是钱包,其实说是零钱包还差不多,比巴掌大。打开里面有一些钱,翻了翻还看到两张身份证;那巡护拿出了身份证,例行的问:“姓名?”
      男的说:“我叫孙富,我妻子叫……”
      巡护打断他:“没问你别的,问什么说什么!”
      孙富喏喏点头。
      巡护看了眼一脸紧张的女人。
      女人马上会意:“我,我叫陈荣。”
      姓名对的上,照片也对,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
      巡护看向妘幽。
      妘幽开口问:“孩子哪来的?”
      陈荣答:“我的,不,我们的,真的我生的!”
      巡护看到钱包里还有张纸,打开看看,发现是介绍信,上面写着两人是夫妻的证明。
      “首长,这个可能是误会,你看这还有证明呢。”
      巡护将手中的介绍信递过去。
      妘幽没理,满脸冷笑:“你们夫妻满身的邪气,这孩子越哄越惧怕你们,这是要修炼什么法门需要用到孩子。”
      那叫陈荣的女人听到妘幽这么说,脸色惨,浑身发抖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而一旁她的丈夫咬牙道:“我知你本事高出我们许多,不过我门派一向不与他人争斗,今日你放过我夫妻二人,日后必有回报。”
      “门派?”妘幽有些意外。也不再满不在乎的样子了,又一张符打出,那二人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被封住了,动也不能动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